我为什么离开媒体行业

7年做7份工作,跳槽中有成功有失败,但是最后的离开的原因多是失望与失败,可以分【我的工作为什么失败】系列来记述了:

  1. 我为什么离开媒体行业
  2. 我为什么从媒体转行做Web开发
  3. 上一份工作离职语录

前几天读新闻《硅谷文化风行中国,影响力不输好莱坞》,如下的几段话让我陷入思考。

近些年,中国的科技产业蓬勃发展,充满创造力,在某些方面,它利用互联网的能力甚至超过了美国。不过,这些成就的背后是儒家从众思想主导的文化和XXX的严格统治。

两者都不赞赏反叛或扰乱,所以中国的年轻企业家和投资者只好从倡导这些精神的地方寻求指导和鼓舞,而这个地方正是硅谷。

中国科技界仿效硅谷,建立了由孵化器、加速器和风险投资者组成的创新和投资网络。初创公司员工和领导者积极质疑权威,跳出固有思维模式——这两种品质在中国企业普遍遭到遏制。

在武汉这座城市里,光谷软件园附近特别能令人感受到,互联网在推动改善人们生活,毕竟这里是互联网人才与企业的聚集区。这里路口卖炒栗子的小摊上都写支付宝送2元。我曾尝试过完全不带现金的生活,2周下来也几乎没遇到过不便,于是渐渐成为习惯,现在出门我身上也只带很少的现金。

img_20161207_120016_1

科技飞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也主动或被动随之改变,但“不赞赏反叛或扰乱”和,对质疑权威、跳出固有思维的遏制长久不变,这正是我离开大楚网,离开媒体行业的原因,甚至是我所有工作失败的根本原因

1

发展需要创新,而创新首当其冲就是对现状的反思和质疑。我身边朋友少有人会对生活、工作中真正重要的事情有所反思,而寥寥几个反思过的人都因思虑变的沉重。如传道书提“智慧多,犯愁就多;只是增加,痛苦就增加”。

提出奇特想法的人常被视为怪人和当作玩笑,批判现状的人有个标签叫“愤青”。凡俗场合大家只能闲聊房与车,谈论严肃话题最后都陷入迷茫和无奈。反思和质疑足以淘汰大部分人,有幸培育出创新的嫩芽者更为稀少。

 

2

留在大楚网最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完成“愚人节专题策划”,我称这项目为“这份工作的夙愿”。内容上线后,作为考量KPI的常用指标UV不高,主编在我分享完项目经验后,以此为例鼓励大家大胆创新、无惧失败,公司会提供宽松的空间为大家提供试错机会。

有主编支持的态度,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只是他无法理解完成这件事对我个人成功的意义。伴随做这件事,我尝试探讨我对人生的思考。近1年时间里,我花费大把美好青春时光去思考、撰写、拍摄、建模、动画、渲染、剪辑、配音,表达对“复制粘贴”工作的反思,对好奇心的追求,和对创意的大胆实践。也让我理解“人类创造工具,工具反过来塑造人类”的深刻含义。

这件事之后没有任何同事就这些思考来与我讨论,或者讨论将这些新技术应用于创作其他有趣媒体内容。所以就这一点与UV来看,我感到孤独与失败。

从腾讯大楚网出来,也是离开媒体行业时,有幸和CEO通过一次电话,他问我为什么离开,我答“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没办法开展”,他也认同。

在国内,媒体是一个特别受管制的行业,行内人多是迂腐官僚。每次审视我手头的工作,脑海总浮现Mc Hotdog所唱——“粉饰太平,沉溺情爱,世上的不公平一点也看不出来”。我想,我要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3

转行Web前端开发后到卓尔新成立不久的电商集团,跟着一帮香烟不离手、大腹便便、吹牛皮大谈资本运作的领导做事情,后来卓尔在香港的股票大涨,却不是因为我们开发出什么有价值的业务,而是请公关公司进行成功的媒体炒作。对我而言真是莫大的讽刺啊。一次次打鸡血似的会议后,开发人员依然埋头苦干,可他们的努力到头来只是为泡沫经济添砖加瓦。我曾想找寻的意义与自我实现在这里同样无处可寻。

这已经谈远了,以后再写新的日志,叙述后面两份工作的失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