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从媒体转行做Web开发

兴趣爱好

接着【我的工作为什么失败】系列上一篇记述的,从腾讯大楚网离职前的“愚人节项目”中,唯一外包的工作是移动端小游戏页面。创意工作是为每位参与者提供一个自由发挥的机会,所以外包这种更适合完成某项具体固定需求的合作,产出差强人意的结果,成为我圆满“这份工作的夙愿”中的遗憾,不过它另我重拾对网页制作与计算机语言许久以前的兴趣。

回到2002年,从玩文曲星(80后应该都熟悉这些电子词典)的GVBasic,结缘了编程语言,到跟随个人站长热,结缘了网页制作。那时候我在的小城市宜昌似乎互联网还未普及,也或者是我没条件接触到,根本无法找到Basic的教材,因为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找的是什么,只有不断翻看文曲星上的帮助,然后把语句记下来打进去看效果。后来读书和工作中也持续保持关注这些领域,为自己、朋友做一些小项目。

回到原点

转行做Web开发,只是终于又回到原点。毕业后我找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网页制作”,2010年那时候我还没听说过“前端开发”这个职业。只是这份工作仅做了两个星期就根本没算作职业经历。内容是给武汉一私立家幼儿园做网站。那段时间媒体上一窝蜂“报复社会者进幼儿园行凶”的新闻,于是园长说给我做个袖章,叫我上学放学时候站门口当保安,可笑之余我正好得到搜房网的offer,离开Web开发领域,回到宜昌开启一段媒体生涯。

务实、进步

再者我越来越意识到,技术开发类工作中少有务虚成分,每一分努力都是为让设想中的产品更加展现出它应该有的样子。交互流程不合理、界面设计令人畏惧、代码逻辑有误都是无法回避的问题,做开发的人起初只有硬着头皮接受错误,逼迫自己正视错误、拥抱错误,然后用优雅的方法来解决之,这才是工作的价值所在。当然最后还要反思和采取措施来杜绝类似问题再次发生。

这样的工作循环会将人的思想或能力不足暴露无遗,同样也更能推动个人与团队的成长。我爱这样的循环,那么转做Web开发也是我选择的必然了。

返回【我的工作为什么失败】系列目录

树立正确的价值观比好的教育更重要

Twitter上一则投票推文——“孩子们现在虽然还小,但对于他们的未来你最关心什么?”,选项有:

  1. 好的教育
  2. 为他们留下一些东西
  3. 懂得正确的价值观
  4. 愉快的童年

我投了选项一后看到投票结果,有37%的人投给选项三位列第一,选项一占比34%位列第二。我想了想才恍然大悟,选项一和选项三之间的不同,不就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差别吗?

我最先排除选项二,因为可能会“坐吃山空”,“啃老”是不行的,要会自己创造财富。选项四不完整,“愉快”是大体的印象,童年还应包含“不太愉快”的教训。选项三是我的第一反应,后来仔细分析,“好的教育”更像是外部条件,是被动的方面——好的学习环境、接受好的教育。最初,“正确的价值观”也需通过教育来启发,等一旦有“正确价值观”,人就能不受“受教育”的局限,转而发展“自我教育”的能力,形成在自由探索中不断自我完善、改进的系统。

或者就字面来看,“好的教育”中的“好”,也需要“正确的价值观”来定义。而“正确的价值观”中的“正确”需要自身的定义,可见“懂得正确价值观”多么重要。很欣慰看到这样的投票结果。

写给我爱的人

你和你爱人的十年,虽不知细节,但也能令我感受这份爱的伟大。即使不能是“爱情之爱”,我仍永远爱你。当有什么思绪令我想起你时,我会衷心的祝福你和你的爱。

在我告诉你“我喜欢你”之前,我已狂热的爱上你;在你告诉我“这样行不通”之前,我已流干了失恋的眼泪。所以不再有哪种相恋的欣喜让我羡慕,不再有哪种失恋的孤独与痛苦令我畏惧。3年过去了,我仍然无法释怀对你的爱慕之心,我相信“做出改变,任何时候都不晚”,才终于有胆量再次面对这件事情。在餐厅你离开桌子的时候,我Google了左手中指和右手无名指戴戒指是什么意思,但我就是要听你明确告诉我你的答案。这个答案无论如何是我不能自己得出的。

我正视了这个问题,思考了这个问题,也得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你喜欢的歌《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我是理想主义者,也或者是这里的环境“现实”的太现实,所以哪怕是理所当然的“理想”也成为奢望。你和你身上体现的品质是漫天灰暗中的一抹亮色,那正是我理想中所向往追求的。愚蠢的工作和浮夸的人们,还有这环境深处暗藏的压抑一度或仍然令我感到窒息。我迷惑不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所以当看到胡平写

看上去最激烈的理想主义反倒很容易转变为彻底的无理想主义

时,顿悟自我放逐表示我被这些东西打败了,但是我不能一直这样败着。

还记得华美达大厅的那扇门吗?那也是我内心的门,你推开了它,得以让我一窥爱情的美好。被画面记录下来的曾经与你一起的快乐,是只有以此美好为基础,才能毫无排演,顺其自然的发生。

我说你“高贵而不虚荣”,你反问“谁说我不虚荣”;我说你“不娇气”,你说“我娇气”。我当然明白哪位女孩不愿被娇宠,明白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是在爱与被爱中,双方都能朝这个目标更进一步。

在雾霾重重的春天下午,平静的敲下这些文字,送给我爱的人。即使并非我愿意,这爱只能从“爱你”升华为,爱一位智慧、勤劳、仁慈、美丽的人。而这不正是每个人都在追寻的所有美好的本质吗?

愿这件事不会给你带来困扰;愿很久以后,我们回想起这些事,仍然会觉得那是一段有益、有趣的人生插曲。

祝福我们!

电影《十二猴子》道出现代人焦虑的根源

看《X战警 – 逆转未来》的影评,当中提到电影《十二猴子》《源代码》,这几部影片都讲述的是主角时间旅行回到过去,改变关键历史事件从而改变现在的故事。我一直对关于多重宇宙与历史分支理论的故事很感兴趣,于是将没看过的《十二猴子》这部1995年的科幻片找来看。

影片中Bred Pitt饰演的Jeffrey为主角James介绍精神病院的环境时的对白,引发我对另外一个主题“焦虑的根源”的思考,也让我佩服影片编剧前瞻和深刻的见解。引用这段Jeffrey的台词:

You’re here because of the system. / 你进来是因为整个大环境

There’s the television. / 这里有台电视
It’s all right there. / 全都在这里了
All right there. / 全都在

Look, listen, kneel, pray. / 看、听、跪、祈祷
The commercials! / 还有广告!

We’re not productive any more. / 我们不再有生产力
Don’t make things. It’s all automated. / 不再制造东西, 一切都自动化了。

What are we for then? / 那我们有啥用?
We’re consumers, Jim. / 我们是消费者啊

Okay, okay. Buy a lot of stuff, / 好,买很多东西,
you’re a good citizen. / 你就是好公民

But if you don’t buy a lot of stuff, / 但如果你不买很多东西,
what are you then? / 那你算个啥?

What? / 算什么?
You’re mentally ill. / 那你就是精神病

对于《现代人为什么焦虑?》这个问题,该文有很精彩的推理,

简单说,因为他是消费者

这段台词还体现出媒体的娱乐、消费及控制作用,并且向高度自动化社会下的人生意义发问(《那些无用的人》提到同样的担忧,博主阮一峰也是很前瞻和深刻的)。

我为什么离开媒体行业

7年做7份工作,跳槽中有成功有失败,但是最后的离开的原因多是失望与失败,可以分【我的工作为什么失败】系列来记述了:

  1. 我为什么离开媒体行业
  2. 我为什么从媒体转行做Web开发
  3. 上一份工作离职语录

前几天读新闻《硅谷文化风行中国,影响力不输好莱坞》,如下的几段话让我陷入思考。

近些年,中国的科技产业蓬勃发展,充满创造力,在某些方面,它利用互联网的能力甚至超过了美国。不过,这些成就的背后是儒家从众思想主导的文化和XXX的严格统治。

两者都不赞赏反叛或扰乱,所以中国的年轻企业家和投资者只好从倡导这些精神的地方寻求指导和鼓舞,而这个地方正是硅谷。

中国科技界仿效硅谷,建立了由孵化器、加速器和风险投资者组成的创新和投资网络。初创公司员工和领导者积极质疑权威,跳出固有思维模式——这两种品质在中国企业普遍遭到遏制。

在武汉这座城市里,光谷软件园附近特别能令人感受到,互联网在推动改善人们生活,毕竟这里是互联网人才与企业的聚集区。这里路口卖炒栗子的小摊上都写支付宝送2元。我曾尝试过完全不带现金的生活,2周下来也几乎没遇到过不便,于是渐渐成为习惯,现在出门我身上也只带很少的现金。

img_20161207_120016_1

科技飞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方式也主动或被动随之改变,但“不赞赏反叛或扰乱”和,对质疑权威、跳出固有思维的遏制长久不变,这正是我离开大楚网,离开媒体行业的原因,甚至是我所有工作失败的根本原因

1

发展需要创新,而创新首当其冲就是对现状的反思和质疑。我身边朋友少有人会对生活、工作中真正重要的事情有所反思,而寥寥几个反思过的人都因思虑变的沉重。如传道书提“智慧多,犯愁就多;只是增加,痛苦就增加”。

提出奇特想法的人常被视为怪人和当作玩笑,批判现状的人有个标签叫“愤青”。凡俗场合大家只能闲聊房与车,谈论严肃话题最后都陷入迷茫和无奈。反思和质疑足以淘汰大部分人,有幸培育出创新的嫩芽者更为稀少。

 

2

留在大楚网最后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完成“愚人节专题策划”,我称这项目为“这份工作的夙愿”。内容上线后,作为考量KPI的常用指标UV不高,主编在我分享完项目经验后,以此为例鼓励大家大胆创新、无惧失败,公司会提供宽松的空间为大家提供试错机会。

有主编支持的态度,我已经非常满足了,只是他无法理解完成这件事对我个人成功的意义。伴随做这件事,我尝试探讨我对人生的思考。近1年时间里,我花费大把美好青春时光去思考、撰写、拍摄、建模、动画、渲染、剪辑、配音,表达对“复制粘贴”工作的反思,对好奇心的追求,和对创意的大胆实践。也让我理解“人类创造工具,工具反过来塑造人类”的深刻含义。

这件事之后没有任何同事就这些思考来与我讨论,或者讨论将这些新技术应用于创作其他有趣媒体内容。所以就这一点与UV来看,我感到孤独与失败。

从腾讯大楚网出来,也是离开媒体行业时,有幸和CEO通过一次电话,他问我为什么离开,我答“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没办法开展”,他也认同。

在国内,媒体是一个特别受管制的行业,行内人多是迂腐官僚。每次审视我手头的工作,脑海总浮现Mc Hotdog所唱——“粉饰太平,沉溺情爱,世上的不公平一点也看不出来”。我想,我要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3

转行Web前端开发后到卓尔新成立不久的电商集团,跟着一帮香烟不离手、大腹便便、吹牛皮大谈资本运作的领导做事情,后来卓尔在香港的股票大涨,却不是因为我们开发出什么有价值的业务,而是请公关公司进行成功的媒体炒作。对我而言真是莫大的讽刺啊。一次次打鸡血似的会议后,开发人员依然埋头苦干,可他们的努力到头来只是为泡沫经济添砖加瓦。我曾想找寻的意义与自我实现在这里同样无处可寻。

这已经谈远了,以后再写新的日志,叙述后面两份工作的失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