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向划水的船员

夏末单位搞趣味水上运动会,以前的单位搞趣味运动会都有些有趣的创意游戏项目,这回把场地搬到水上,我很期待会有更新颖的项目。遗憾的是混乱中我没报上项目,只在岸上做了观众。

首个项目水上拔河中,参赛选手在比赛和观赛中不停地讨论经验和制定团队方案,观众席上大家也跟着出谋划策。几局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发现在泳池深水区边的队伍胜出几率大,原因归于深水区阻力大,有稳定的优势。后面参赛队伍都在祈祷能抽签到深水区,而抽到浅水区的队伍则在想方设法逆转劣势。

大多数队员大概从没玩过这种项目,甚至参赛队伍也是零散搭配组建,可想临时团队配合是多么混乱。不过趣味运动会重在趣味,也不必太过看重竞技性了。无论用什么策略、技巧,总之所有队员都使出最大力气。

第二个项目是5人划香蕉船,这个项目需要更默契的团队配合才能保证船的行驶方向,特别是折返点掉头难度很大。各队尝试了不同的策略,有的喊口号统一动作,有的像划龙舟一样反坐船头当指挥,有的干脆跳下水推行。可所有参赛队伍出发后,就立刻偏离航向冲进旁边的赛道,撞到一起。大家都很用力的划桨,可船还是不听使唤的乱冲。有的队员时不时换边划水想要调整方向,喊口号、指挥什么的几乎也没用,混乱之中没有人顾及的过来。乱作一团的赛场,倒是给观众带来很多乐子。

又一局比赛开始,我发现一位船尾的队员根本没划水,而是将桨左右来回插进水中,甚至反向划水,我指着那人和我旁边的同事说,说完才想明白怎么回事。原来他是在根据情况控制航向。前面的队友都无暇顾及地猛划,他则在最后冷静的观察并作出反应。虽然他们的速度不及别人一半,但终因相对明确的航向首个到达终点。

这令我想到团队合作中配合与方向的重要性,团队中不一定需要每一位都是力大的强者,更要有把握方向的人,而且有时候这种人所做的贡献并不为人所知。

信件——听你爱听的《异乡人》

李健——“异乡人”。我仔细听了两遍你说喜欢的歌,说下我的理解还有疑问吧。

歌词“只为一扇窗”的“窗”,我想这是指代歌中主角为之“披星戴月奔波”的那房子里面承载的家庭吧。可是“说不出的诺言,一直放心上”却告诉我们一个忧伤的事实——那扇窗和透出灯光,只不过是主角美好想象中的场景,或是“迷失在路上”看到路边万家灯火时,在内心为自己许下的美好期许。

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美好期许,有些是作为我们奋斗的目标,有些只不过是用作“坚强的理由“的精神支柱,是一种美好但虚无的期待

不知作为异乡人的主角想念的她,此刻是在此地还是在异乡,但“她的温柔,给我温暖陪伴我左右”始终在主角心里、在他身边、给他力量。不论这份想念是“奋斗的目标”或是“虚无的期待”,都能感受到这份爱恋的力量,感受这份爱恋的重量,这份爱恋的可贵。说到这里再看,爱不再是空洞的说辞,爱是人们做所有美好事情的最深层次的原始动机。

我们聊到过“利弊与对错”的判断标准,那么现在再看,“对错”就可以有判断标准了——以爱为动机的事情判断为对;不以爱为动机的事情判断为错。但有种爱叫“伪善”,有时是很难分辨的。

又聊过“话语权、妥协、服从”的问题,顺着也能更好的判断了。在平等、互信的基础上,对于同事间,我们深知我是为我们共同利益好,那么即使你不认同我的做法,也可以妥协了去尝试;对于夫妻间,我们深知我们爱着对方,那么即使是我不认同你的做法,我也可以服从你的决定。

呵呵,说对这首歌的理解,又说了这么多意犹未尽的聊天,我觉得这首歌给我听还挺合适的,对于你这歌未免太沉重了,还有些疑问还是留着下次聊吧。

很开心与你聊天,只是那餐厅的菜品太对不起人了,哈哈,期待与你的下一次畅谈!

祝好

陈柏林 2017-3-13

写给我爱的人

你和你爱人的十年,虽不知细节,但也能令我感受这份爱的伟大。即使不能是“爱情之爱”,我仍永远爱你。当有什么思绪令我想起你时,我会衷心的祝福你和你的爱。

在我告诉你“我喜欢你”之前,我已狂热的爱上你;在你告诉我“这样行不通”之前,我已流干了失恋的眼泪。所以不再有哪种相恋的欣喜让我羡慕,不再有哪种失恋的孤独与痛苦令我畏惧。3年过去了,我仍然无法释怀对你的爱慕之心,我相信“做出改变,任何时候都不晚”,才终于有胆量再次面对这件事情。在餐厅你离开桌子的时候,我Google了左手中指和右手无名指戴戒指是什么意思,但我就是要听你明确告诉我你的答案。这个答案无论如何是我不能自己得出的。

我正视了这个问题,思考了这个问题,也得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如你喜欢的歌《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我是理想主义者,也或者是这里的环境“现实”的太现实,所以哪怕是理所当然的“理想”也成为奢望。你和你身上体现的品质是漫天灰暗中的一抹亮色,那正是我理想中所向往追求的。愚蠢的工作和浮夸的人们,还有这环境深处暗藏的压抑一度或仍然令我感到窒息。我迷惑不解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所以当看到胡平写

看上去最激烈的理想主义反倒很容易转变为彻底的无理想主义

时,顿悟自我放逐表示我被这些东西打败了,但是我不能一直这样败着。

还记得华美达大厅的那扇门吗?那也是我内心的门,你推开了它,得以让我一窥爱情的美好。被画面记录下来的曾经与你一起的快乐,是只有以此美好为基础,才能毫无排演,顺其自然的发生。

我说你“高贵而不虚荣”,你反问“谁说我不虚荣”;我说你“不娇气”,你说“我娇气”。我当然明白哪位女孩不愿被娇宠,明白没有人是完美的,但是在爱与被爱中,双方都能朝这个目标更进一步。

在雾霾重重的春天下午,平静的敲下这些文字,送给我爱的人。即使并非我愿意,这爱只能从“爱你”升华为,爱一位智慧、勤劳、仁慈、美丽的人。而这不正是每个人都在追寻的所有美好的本质吗?

愿这件事不会给你带来困扰;愿很久以后,我们回想起这些事,仍然会觉得那是一段有益、有趣的人生插曲。

祝福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