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东湖,由Mobike想到关于武汉公共自行车的事

东湖听涛景区——上周六一个温暖的冬日,雾霾重重的武汉难得一露蓝天,我与微信公众号“两个脑袋TwoHeads”,一起拍摄记录摩拜单车(mobike)的骑行游戏活动。

活动开始前和mobike的工作人员聊天,了解了一些这新鲜事物的状况:

  • 每辆车造价为2000多元,设计无故障使用寿命4年
  • 2016年12月28日进驻武汉
  • 现投放约1万辆,目标投放10万辆
  • 有工作人员维护自行车,但更希望大家一起来爱护它
  • 公共区域本来就有合法停放自行车的区域,只不过很多地方未明确标示,mobike将与市政合作促进规范自行车停放处标示
  • 与武汉公共自行车“江城易单车”差异化运营,mobike更倾向面向年轻消费者
  • 将改进自行车,解决车座高度不能调节问题
  • 挡泥板专门的最小化设计,同时有效阻挡泥水

1

说起自行车,让我想起武汉公共自行车系统从2009年开始建设,投入3亿后在2014年烂尾,最后以一篇“武汉公共自行车项目烂尾 3亿元投入面临审计”收尾,而后再无后续报道,从此那家“鑫飞达”公司同这项目一同消失。到2015年4月一则新闻“武汉公共自行车正式重启 市民可前往七个点办卡”,武汉环投卷土重来,在我看来现在的“江城易单车”仍不愠不火。

除了建设者的主观原因之外,确实有外部因素阻碍武汉公共自行车的发展,包括糟糕的空气质量、自行车专用道建设不足、交通秩序混乱,市民普遍文明程度不够。总之主观与客观原因复杂交织在一起,都是武汉建设城市公共自行车系统,这个社会福利与公益事业前的坎,仅专注于“自行车”是无法解决这糟糕现状的。

2

解放公园赵家条附近一处“江城易单车”服务点

我一向讨厌商业化,因为我们这里凡是商业化的东西,最后都充满铜臭味,令人恶心,但mobike在商业化运作共享单车这方面令我赞赏。进入武汉1个月时间,受接受程度、使用体验质量远超武汉公共自行车系统,简直就是打后者的脸——政府民生工程败给商业化项目。

mobike单车半小时1元钱,在价格上与“江城易单车”没有任何竞争优势,但东湖听涛景区绿道上mobike的数量众多,已经反应用户的心理——便利与实用值得多花费这点钱。

3

上个月旅行杭州(视频),见识了他们的城市公共自行车,现有8.41万辆自行车和3354个服务站点,在上城区、下城区、西湖区的使用体验非常好,专用的自行车道、文明的交通秩序真是武汉现状不能比,且非常值得借鉴学习的。我骑行环游西湖、到访西溪湿地,用车3天半也只花费7块钱,绝对游览首选出行方式。

位于解放路西湖边的一处公共自行车服务点

我问一位正好是杭州人的工作人员,mobike是否有进入杭州,她说“杭州本身的公共自行车已经非常好了,所以没有必要再去与之竞争”。

在武汉,希望mobike能做的更好,也更希望武汉的社会福利事业有一天能像杭州一样,不再需要靠mobike这类商业化的项目来解决。

杭州交通人文关怀的一面

到杭州旅游的第二天,周四工作日路上车比较少,我在南山路一公园附近转悠,过马路时我正在纳闷没有红绿灯,猜想是否应该等一下看看,以体现我是一位有素质的游客。这时左边余光看见一辆北京现代牌子的出租车开始减速,最后竟然在斑马线前停下来还有一辆公交车也同样。我突然明白了意思,然后快步穿过马路,来不及点头向司机表示感谢,那车已快速发动驶过斑马线。

我猜想有种可能是因为我肩上挂着一台单反,看起来不是游客就是记者,所以大概杭州是想从这窗口透露一个良好的形象吧。可是在其他附近路口观察后发现,这是杭州司机们的一个体现人文关怀的文明规则。

我骑自行车穿过灵溪隧道,在西溪湿地公园附近的公交车站看到的橱窗说明,印证了我的猜想。

杭州一个公交站台橱窗

公交服务真情伴您行——礼让篇

……继公交车之后,杭州开始倡导出租车、私家车等机动车让行,机动车停在斑马线前,行人也往往加快脚步甚至小跑通过,这一成为杭州随处可见的场景。

公交车和出租车是城市交通的重要参与者,他们应该起到模范带头的作用。司机礼让,行人快速通过,多么默契和富有人情味的情景。

不过事情总有例外。深夜到杭州正农历十六,我伴着满月在空无一人西湖边南山路漫步,过马路时候一辆出租车左转从我身后呼啸而过。

机场谨防民航通金卡(甘肃乐翔航空)骗局

img_20161214_211454-gold-card

武汉天河进T3航站楼,自助领登机牌机器旁边过来个女服务员,几忽悠就办了这卡。每次购票30~300的抵扣,不会只能抵30吧!Google了一番果然是这样,每次买机票抵30有毛线用,哎晕了晕了。本来觉得机场是个有序高效的场合,降低了警惕,防不胜防被骗998元。再吃一堑,更长一智!

刚才查了下,果然是骗子!查网站备案见下图,实际主办是甘肃乐翔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域名http://www.gslxhk.com/和caacvip.com链接向同一个IP:115.28.236.176,snapshot2016-12-15-%e4%b8%8a%e5%8d%882-12-45这商家软文、公关做得好,Google上搜出来尽是软文,负面言论都公关删掉了。比如说这篇知乎

snapshot2016-12-15-%e4%b8%8a%e5%8d%882-29-49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0393094

我以前就是删稿子的小编,媒体这搞法我见了那么多,😂……

还没离开武汉就入坑,飞机降落了回想总结刚才真是傻,大家也要注意:

  • 美貌与热心的人来搭讪帮忙要警惕(可是穿的地勤服务员样子的人,不就是应该热情帮助旅客吗?防不胜防啊!);
  • 向你承诺有很多特权与后门可走的人,要警惕(她承诺登机口停止检票也能上飞机,有贵宾休息处,茶水点心都免费,还可以另外带两位通行者。其实就是旁边一家茶水吧的商家。还能帮领取登机牌,办理退票、报销凭证、托运);
  • 吹嘘自己有官方背景(据说是36家航空公司联合支持的用民航通字眼做幌子,背后其实叫【甘肃乐翔航空服务有限公司】);
  • 把你引导到角落谈话的人,要警惕(我们就去了边上一个展台最角落……);
  • 向你承诺有很多优惠与实惠的人,要警惕(她承诺有赠送保险,机票价格折上折);
  • 需要你付钱的——

立马打住!

 

其实忽悠期间我注意到可疑点了,最后被骗终究还是放松警惕。那地勤服务员模样太唬人了。他们是能提供一些服务,不过也都是在候机厅帮跑腿,帮预定个机票等微不足道的事情。关于不事先明确说明每张机票可用卡内余额抵扣30~300元的详细规则,已经可纳入诈骗范畴。

哎~这些年轻人怎么愿意去做骗人的勾当,可惜可惜。放任这些骗子,机场也是有责任的。有空再追究吧,我不想坏了出行的心情!

在地铁站偶遇大学同学

在去为同事庆祝生日的路上,我一个人走得很快,因为时间已经迟了。在地铁换乘站的通道处,心里一边嘀咕慢腾腾挪动的人群,一边想起曾在这里听到人流中一个学生对他身边同学说“一个个面无表情”,于是我决定挤出点笑容来,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无趣且开心点。正在这时黑压压的人群中一个人影笑着冲我跑来,我无神的视线立刻聚焦,认出来是一位大学同学。他在这里等一位朋友。

我能立刻认出他来,是因为他是我老乡,后来大学同班,住在我对面寝室,算关系比较好的同学,我任班长时他是参与组织活动的积极分子。今年夏天他应几位同学要求,准备在武汉组织毕业6周年聚会,提前半年就热心的四处联系,电话、微信、QQ都用上,结果临近约定日子,有几位离武汉很远的同学说来不成,于是爽约遍如瘟疫般散开,越来越多的人说来不成。最后大家似乎达成了无声的一致,那个曾热闹讨论聚会的群突然少有人发言,大家再次回到各自忙碌的生活中。

毕业后我们在动车上也偶遇过一次,那次相见已是2年之前。相比大学时身材与穿着风格没什么变化,只是脸上多了些皱纹,带一副没有镜片的眼镜框,深色毛线围巾拧成一坨的围在脖子上。我们从通道中间移到栏杆边,避开喧闹的人流,我惊叹他如何从密集的人群中认出我来,他自豪的指着旁边人流说,“我会把每个路过人的面孔迅速认一遍”,说话间机敏的眼神迅速在人流中不同人身上跳跃。我后来想起,我曾经也有这样机敏的视线。我问起近况,于是听他说了毕业以来的经历。

他毕业后做过舞蹈老师、体育老师、手机销售、司机,经营过桌游吧,在游船上做过活,在老家和武汉之间不同工作来来去去度过了6年。而后感叹钱没有赚到,人际关系也因为工作跨行业而损失。“这都是经历啊”,我用赞赏的口气说。而他似乎对这些经历和经验并不感到骄傲,只是回顾这些不同经历总结:除了开桌游吧,其他工作还是攒了些钱,大概有10万多。他睁大眼睛显得洋洋得意。

我开玩笑问他这次是不是来武汉参加今天的“国考”,他也笑说我们已经超过岁数了。他8个月之前因为工作调动而来到武汉,不过不久就辞去了那份工作,现在正接受岗前培训,准备去一家通讯运营商做话务员,他说“是个国企,培训看起来工作还不错”。他催我若有急事就先走,可是相比去参加同事生日会,我更愿意与这位老同学聊聊,于是我们接着寒喧几句,然后互相说起各自最近还了解的其他同学的状况。回忆起那些人和事,恍如昨天。

换乘站通道又迎来一大股人流。他没有问起,我也没说自己生活和工作近况,沉默几秒钟后,我接着之前的话头,“可以呀!趁年轻时候折腾过了”,本以为可以帮他总结一下多变的遭遇,他却出乎意料的说“我觉得还没折腾够!”,说话间眼睛透过镜框闪着光。

突然他从人群中认出了要等的人,我们简单的道别。我朝他视线望去只看到一群脚步匆匆的人,当我再回过头看他,他已汇入茫茫人海不知去向。

与合租室友们聊打工生活

周五下班,合租房的一对夫妻煮了顿热腾腾的火锅,请我和其他合租户一起吃。这是我搬进来的第三个月,日常里都是各进自己房间后就关门,除了每个月初均摊水电费,其他时间几乎不讲话,各自忙着自己的生活。借着这火锅,头一回大家坐在一起,聊起各自的工作和生活。

这对夫妻在双方家庭的催促下因相亲而认识,他们曾下海做过淘宝电商,后来因为不成功且辛苦,最后选择回武汉,现在一家汽车保险公司做电话销售。他们1岁多的小孩留在老家由爷爷奶奶带着,只有到周末不加班时,才回家看看孩子。日常工作中丈夫每天打200个电话,他说这对提高业绩很重要,我们都应和表示赞同。我问他们今后打算在武汉定居还是回老家,他说“今后在看吧”,随后又补充一句“现在还在原始积累”。然后是一段沉默。

另一个小伙今年从一所他不愿说的高校毕业,现在为一个投资现货的经纪公司做网络销售。在我们好奇追问下,他介绍他们的工作内容:同时登录6、7个微信然后和潜在投资者聊天,根据分析师的意见指导客户操作之类的,最后自嘲一句“其实都是骗人的”。他说想等女朋友明年毕业后一起去沿海城市亲戚朋友那工作,不过担心不做这份工作后能再去做什么。谈起职业长远考虑,他和坐他对面的车险销售同样赞成不是长久之计。不过小伙还是自豪的说,最近每个月都能挣上万,然后又掏出香烟递给对面的人,再熟练的给自己点上一支。我猜这是让他少有的不那么担忧的事情吧。

我也将自己现在的程序员工作给他们讲了讲,然后大谈要找寻自己真正热爱的东西然后为之付出努力。从他们的沉默我知道这些话,他们听来不过是一些说教之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