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生存

和一个朋友讨论短片剧本,朋友提到他观察到很多科班出生的年轻影视人偏向关注和拍摄一些“黑暗”题材的影片。在编剧方面我没有什么经验,但我后来想通了为什么他会觉得这些很“黑暗”——因为真实所以“黑暗”。

前天看了电影The Help,让我深刻感受到说真话需要多么大的勇气。把美丽皮表撕下,露出恶臭的内里,这种揭露丑恶实质的感觉也大快人心。

准备来三峡晚报好好搞摄影,却被忽悠去广告部门。有次跑去摄影图片部找以前实习老师聊天,碰见摄影部主任,冠冕堂皇说“考试拍摄项目给我打的最高分9.5,但是xx在报纸上刊登的作品多一些,那也没有办法”,听到这些屁话我也只能笑笑吧然后走人。回想晚报考试之前去武汉找老师聊天,老师反复的强调要我找关系熟人,这件事认真严肃的讲了30分钟,我还是不信邪,结果最后惨痛的败给一个刚毕业的学生,这是给我上了沉重的一课。

沮丧与不安精神沮丧与内心不安

这一课的结论是什么呢?是靠埋头苦干搞不好的,这又让我想起来6月去北京找以前搜房网的新房主管聊天时候,他说:要让领导看到你的意见很独特,要让领导看见你做的事很有成效,至于背后你做了多少事情,领导不会理睬那些。

我在照片质量上已经坚持不住了,随手拍吧。大家都有很多困难,大家都有很多牢骚,大家都要互相伤害,大家都要多搞点钱,大家都要把领导陪好。

为三峡晚报周刊提供适用、美观的图片,理想和现实完美结合的工作岗位。但当多次听到告诫我要多接触业务,我已经开始意识到,在这里我很难在摄影的道路上做的更好了。现在我已经连续5天没碰过相机。这就是对个性的抹杀,对个人意识的强奸。有句话说“生活就像强奸,无法拒绝就要学会享受”,这“变态的真理”总结得很好。

我想,我可能再也无法做回自己了。

《转正再再申请》标题一打,我就感觉词穷了,我想说的都已经说过,再也无话可说。好不容易打上去200个字,回头一看字里行间只有埋怨和仇恨。中心把这些事情交给我做,我为中心工作,但是中心却不信任我。用我最好的设备、用我最严肃的态度、用我最苛刻的标准、用我更多的精力,但是当我发现我这样为难自己,只是我的一厢情愿,我以行动表达了自己的态度,换来的只是中心一如既往的猜疑,当无情多次的伤害我们的感情,我只好一点点收回我的热情,直到双方的付出到达一个平衡点时,彼此已经再无信任可言,感情也已消失殆尽。广告中心把我们当作做事的苦力,对我们的职位当作儿戏。这个月过完见习期就超过6个月,已经触碰法律的网。

9月6日下班回家,下三江桥碰一个老婆子,真是倒霉!交警判断婆子主要事故责任,但还是去了我两个月的工资。只能说感谢我爸神奇般的及时出现,还有我妈在处理事故的帮忙。

交通事故damn it!damn it!damn it!

现在本人开始做美食版面编辑了,我对吃实在是没有研究,网上东拼西凑的搞文章吧。我以后不整摄影器材了,从此开始烧厨房设备!那是不可能的,哈哈。

上下联:在网站抄报纸,在报纸抄网络

横批:    天下文章一大抄

说完了牢骚继续为生存而苟且,默念圣方济各的祷告词:

主啊,求你使我们成为你和平的工具,
在有仇恨的地方,让我播种仁爱,
在有伤害的地方,让我播种宽恕,
在有猜疑的地方,让我播种信任,
在有绝望的地方,让我播种希望,
在有黑暗的地方,让我播种光明,
在有悲伤的地方,让我播种喜乐。

主啊,求你给予我们那梦寐以求的,
叫我们不求安慰,但去安慰,
不求理解,但去理解,
不求被爱,但去爱。
因为,给予就是我们的收获,
宽恕别人,我们就被宽恕,
这样的死亡,就是我们的新生。

让我想起来铁娘子里面撒切尔夫人就职首相的那个镜头。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