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了一架钢琴

当当当!好久没有拍片的摄影师陈柏林回来啦!

这次我有了一架钢琴!很不容易啊~

一架入门款的Yamaha P-115 Black电子钢琴,在某宝上面买的。某宝上一搜P115,标题都是“成人初学”,搞不懂为什么都要写“成人”,其实“未成年”初学也可以用吧?我猜~不过还好本人是“成人”,刚好适用!

买第一台单反的时候,妈妈说“对一件事情长时间保持热情是很难的,看你买了后又会玩多久”。好吧,三分钟热度,我是干过不少这样的事情,但这回不一样。一晃十年过去了,你看!It’s still working! 虽然经过了器材发烧热、新闻理想破灭之后,我不再天天把相机带在身边摆弄,但我对摄影的理解反而更透彻了。

90年代,我幼年时期,爸爸有一箱乐器套组:长号、三角铁、锣、木鱼、电子琴、口风琴、沙锤,我经常乱砸这些东西,试着弄出点节奏来。那应该是我最早接触乐器,也为买这台钢琴埋下了种子。

医生世家的二爷爷开玩笑说“我们家专门出老师和医生,没有音乐、艺术家,少这方面的天赋”,当然这是玩笑之说。有天赋当然是好上加好的,但更多需要的只是练习、练习再练习。这一点,我从学习体育舞蹈毕业后做摄影记者、拍纪录片、做新闻编辑,而后转行程序员的经历当中深有体会。

一路折腾来,买钢琴的愿望终于实现。另外其实,我很想通过练习弹钢琴重拾平静和专注。自从到武汉这座城市后,换工作、搬家、上下班奔波、和同事朋友谈论琐碎无聊的话题,人已浮躁不安,成为大消费时代背景下空虚的人,只能通过不断的消费来填补内心,而忘记了something really matters。我已不知不觉身陷这泥潭,但愿这些琴键能稍微把我拔出来一些吧。

每日的浮、空与疯狂

好了,这回我也是认真的(谁知道呢)!哈农的练习曲,练习1、练习2已经练了一周,给你们show一个。重要申明,我很可能弹地不对,你要是学钢琴的可千万别参考喔!学JavaScript 的我们倒是可以谈一谈,哈哈~

这仅仅是个开始,更长、更难得路还在后面。

我是摄影师陈柏林,下回见!

入职新单位,两周两个下马威

新换工作,碰上部门有位嘴巴特别厉害的UI设计,开始给我安排工作了——

“那这个事我就不操心,到周五我问一下进度就行了,xx现在安排了有别的工作,估计弄不过来,你帮想一下要怎么做。”

潜台词就是这工作都推给我了。我想我是新人,肯定是要吃这点亏,那我就都去做咯,可后来却指责我做的太多,把别人的事情都做了,憋红了脸跟我大谈什么敏捷开发的要点。在现有领域不占优势了,就进入另外的领域一比高低。我立刻看懂她的意图,况且我没有要比个高低的意思,于是马上装傻起来。

第二次饭桌上闲聊星座,她问“咦,上次说谁是跟我蛮合得来的星座啊?”,我说“是我”,她立马就不说话了。哎,这下又打击到她对星座的信仰了,那岂不对我更是仇视。

上一份工作离职语录

一次电话面试上,面试官说看到这篇文章,问我一些具体的情况,我解释后我对这次面试结果有些不好的预感。乍一看这篇很抱怨、负面的日志内容,容易让人对我产生负面印象,再三考虑下我把这篇给隐藏了很长时间。自此我对我自己的日志的自我阉割开了先例。

下面是日志正文:

上一份工作是在家创业型25人左右的小团队,工作负荷大,但是能学到东西。有个棘手的问题,老板十分袒护他的老同学员工,于是其他人就成只有靠边站、多做事、多背锅了。

创业团队要找的是partner,而不是招stuff

继续阅读“上一份工作离职语录”

信件——听你爱听的《异乡人》

李健——“异乡人”。我仔细听了两遍你说喜欢的歌,说下我的理解还有疑问吧。

歌词“只为一扇窗”的“窗”,我想这是指代歌中主角为之“披星戴月奔波”的那房子里面承载的家庭吧。可是“说不出的诺言,一直放心上”却告诉我们一个忧伤的事实——那扇窗和透出灯光,只不过是主角美好想象中的场景,或是“迷失在路上”看到路边万家灯火时,在内心为自己许下的美好期许。

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美好期许,有些是作为我们奋斗的目标,有些只不过是用作“坚强的理由“的精神支柱,是一种美好但虚无的期待

不知作为异乡人的主角想念的她,此刻是在此地还是在异乡,但“她的温柔,给我温暖陪伴我左右”始终在主角心里、在他身边、给他力量。不论这份想念是“奋斗的目标”或是“虚无的期待”,都能感受到这份爱恋的力量,感受这份爱恋的重量,这份爱恋的可贵。说到这里再看,爱不再是空洞的说辞,爱是人们做所有美好事情的最深层次的原始动机。

我们聊到过“利弊与对错”的判断标准,那么现在再看,“对错”就可以有判断标准了——以爱为动机的事情判断为对;不以爱为动机的事情判断为错。但有种爱叫“伪善”,有时是很难分辨的。

又聊过“话语权、妥协、服从”的问题,顺着也能更好的判断了。在平等、互信的基础上,对于同事间,我们深知我是为我们共同利益好,那么即使你不认同我的做法,也可以妥协了去尝试;对于夫妻间,我们深知我们爱着对方,那么即使是我不认同你的做法,我也可以服从你的决定。

呵呵,说对这首歌的理解,又说了这么多意犹未尽的聊天,我觉得这首歌给我听还挺合适的,对于你这歌未免太沉重了,还有些疑问还是留着下次聊吧。

很开心与你聊天,只是那餐厅的菜品太对不起人了,哈哈,期待与你的下一次畅谈!

祝好

陈柏林 2017-3-13